Home

Dr. Hsu's Pharmacy Formulary (2)  3.9.05

    美國FPGEE自1984年開始, 那年我在美國Los Angeles開
FPGEE/Licensure Exam第1st班, 也開始編寫一套涵蓋
FPGEE/NAPLEX/Clinical Pharmacy的多功能講義, 這是第一版o
    我於1985年回台北市開FPGEE/Licensure Exam第2班, 我的第1版
講義便開始在台灣被藥界人士(含我的學員、其他藥師、大學院校
教師等)印來印去, 我在台北市發出的講義, 連住在高雄市的人都有
了一套, 許多台灣人佔盡了我的便宜!
    這第一版講義讓學員考FPGEE得了119/117/115/113分之高分o 
    十年後, 我的這一套講義於1994年完成了全面增訂, 這是第2版, 我也開始使用『授課錄音帶』借學員錄製使用o 我的第2版Audiovisual products也和第1版講義一樣, 到處被台灣人翻印翻錄, 連住在美國的
台灣藥師都有整套我的第2版講義, 台灣人喜歡佔我便宜的習性, 絲
毫未減!
    第2版講義協助學員考FPGEE得了141分、132分、126分、121分
之高分, FPGEE及格分數從盤古開天以來一直是75分及格, 最低分是
零分, 最高分是150分, 我的學員能考到141分之高, 可見其功力匪淺, 也可說是我的講義很有效o FPGEE考試得分越高, 表示Medication therapy學得越好, 這種人在考Licensure Exam時一次考上的機會很大o
    我在2001年競選宜蘭縣縣長、立委未成後, 次年便僑居美國Los Angeles, 隨後任職Medical Clinic Pharmacy藥局局長至今o我利用擔
任美國診所藥局局長的職務之便, 於2004年又一次全方位改寫改編
我的講義, 這是第3版, 命名為”Dr Hsu's Pharmacy Formulary”,
    自1984年的第一版至2004年的第3版, 歷時20年, 江山依舊在, 可是
藥品幾乎已全非, 只有少許disease concepts未變, 故第3版講義有
80%以上的資料是第一版講義所未有o 
    我前半生致力於neuroscience/pharmacology新知之開發(從學者
之業), 後半生『下海』操藥師之業, 那形而上的高深『學理』和
形而下的藥師『實務』我都有了, 醫藥雖非我之至愛, 但我也盡力而為, 自覺頗為滿意o
    若醫學是我之至愛, 當年我一定選讀緊隨在台大藥學系之後的
北醫醫學系, 我的入學成績還能名列前矛呢!
    我未考取台大醫學系, 是因為三民主義4個問答題只得了49分!台大
醫學系最後幾名錄取生的三民主義竟然考到了95分之高!
    若三民主義給我69分, 現在的親民黨副主席張昭雄就是我的同班同
學了, 這69分還是我的聯招6科分數之最低者, 也超過台大醫學系錄取
最低分數甚多o
    在考到49分之前, 我還得了教育部長梅貽琦頒發的三民主義成績
優異獎金和獎狀!!!
    顯然三民主義有問題, 不是我有問題, 三民主義說: (ROC)要節制
私人資本, 發達國家資本o 後來中共在大陸上努力實行了, 不通! 現在改成了"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經濟" , 通! 國家經濟突飛猛進o 三民主義確實有問題! 政治是最不理性的課題!
    我的第3版講義涵蓋目前美國的醫院用藥(in-patient medications)
、社區藥局用藥(out-patient medications)、美國臨床醫學各科用藥
、這些藥品的醫療用途和相關學理, 簡言之, medication therapy的
理念和實務, 應有盡有o
    醫療『理念』要用『藥品』來落實; 理念是軟體, 藥品(drug products)是硬體, 軟體和硬體的正確連結, 才有最佳的clinical outcomes. 這些都是執藥師之業所要熟知者, 更是FPGEE和licensure exam所必考者o
    第3版講義是理念和實務的大連結, 我個人頗為得意o 這版講義可讓
學員學到全部美國臨床上有用的藥品, 在正常情況下也可保證考
licensure exam一次上榜!
    這第3版講義是我畢生功力之總結, 我不願看到台灣人再繼續佔我
便宜, 因此, 我要求學員要提出身份證明, 並保證講義自用, 不以任何
方式複製或傳送給他人使用o 我還考慮是否要帶學員到台北市行天宮, 或美國洛杉磯星雲大師主持的 西來寺去燒香立誓, 保證不佔我便宜!
    我這樣做是『姜太公釣魚』, 願者上鉤! 『許』姓之先祖姓『姜』,
『姜』姓之先祖乃開發中藥和農業之『神農氏』, 我乃神農氏後裔, 故自號曰『神農子』o
    神農子編寫第3版講義,, 只能算是我的副業, 我的正業是寫幾本
英文的文學作品, 看看有沒有機會成為不朽之作!
    明知此事不易, 卻是我的最愛! 文學作品所要表達者, 乃思想耳!